言墨阁>玄幻奇幻>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六章 少年不知爱恨一生最心动(与宋清辉的过去)
    “你真的没有在生气吗?”被我清洗完但依旧腿软最后还是被我公主抱的男人搂着我的脖子问道。

    说实话,想通了以后我就不生气了,就像想通了以后我也不再对宋清辉抱有留恋,没再可笑的自我约束保留自己的处子之身,不然我在得知捡尸是什么以后也不会留在原地,也没有机会把这个女装大佬捡回来,但可怜的雏鸟情节又发生在我身上。

    高中我被人污蔑偷班费然后和别人干起来,所有人都在骂我,老师冷眼看我,同学窃窃私语,学校要把我开除,收养我的远房亲戚更是以此为由把我东西全部丢了出来,美其名曰我成年了他们不再有养我的责任了,然后一家蛀虫彻底霸占了我父母留给我的房子,我孤立无援,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十几年没流过眼泪的我在破旧的筒子楼垃圾场抱着我妈给我缝的被子哭得撕心裂肺。

    那时候作为班长的宋清辉来我家让我填表,刚好看见如丧家之犬的我,我边哭边从垃圾堆里检出自己的衣服,身上都是垃圾场惯有的酸臭味,脸上手上已经沾了不少味道刺激的粘腻液体,宋清辉穿着我们那家私立高中的定制校服,那是套秋服,改良版的英伦小西装,就这么站在旁边。我一开始还没注意到他,接连的变故让我的白衬衣发皱发黄,完全穿不出他那副矜贵的模样,配上我在垃圾堆里翻找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我刚从里面检出来穿的。

    在我瘪着嘴哭得跟个傻逼一样的时候,我发现了他。

    破旧筒子楼中间是空的,此时已是半夜,楼道里橘色的声控灯都灭了,天空也一片漆黑没有月亮星星,但我就好像看到宋清辉覆盖着一层光,像是月光照在他身上,可强烈的羞耻感让我咬紧了后槽牙低头不去看他,好像只要眼睛没看见他,他就不存在似的。

    我低着头沉默地翻找,抿唇憋着哭声,弯腰从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湿木头下抽出我的短袖,一只挽起袖子的手也伸了过来,推开木头,帮我把衣服拿出来。

    “这些干净的东西都是你的吗?”我看了眼我的那些和旁边厨余杂物格格不入的物品,只是点点头,因为我一出声就感觉自己要哭出来,我不想在别人面前哭,特别是他这种公子哥,尊严和骄傲是我唯一能抵抗他们的东西,让我的贫穷和自卑不至于在金钱面前那么显眼。

    还算干净的东西都被清理了出来,被那些泔水和泛着腐臭味道东西沾上的我也不好意思再捡,衣鞋、被褥、书籍和那个破了皮的篮球,我全部身家堆在一起看上去也挺壮观的,宋清辉在我说把东西捡完了以后就冲我点点头去旁边洗手去了,附近没有水龙头,只有摇井,此时他的司机正吭哧吭哧摇着那杆铁棍,而双手放在出水口的宋清辉却一滴水也没有接到。

    刚才他帮我捡东西让我对他印象好上不少,所以就走上前去从旁边脏兮兮的木桶里舀了一瓢脏水倒在里面,宋清辉和他司机都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宋清辉更是收回了手背到身后,皱着眉看着那瓢水,我也不急,就这么摇着铁棍,随着我手臂上肌肉的隆起,摇井里的水冒了出来,把先前那瓢脏水冲掉后,清澈的凉水从出水口涌出,我对宋清辉扬了扬下巴,他对着管家无奈地笑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把手放在水里,用流动的水冲洗着刚才被沾上的污垢。

    三个人都用摇井里的水冲了一遍手以后宋清辉才表明来意,原来是学校要辞退我需要我自己填一份退学申请表,我正万念俱灰,想着也别让宋清辉难做,从刚才捡到的食品塑料桶里摸出一只笔,就要开始填,宋清辉突然按住了我的手,神色有些不明,看向我的眼神里有可怜也有疑惑,我逼着自己扯出一个微笑:“怎么了?”

    等我们手上水都被蒸发掉皮肤变得干燥之后,宋清辉开口问我:“钱是你偷的吗?”

    我眼眶又是一紧,泪水又泛了出来,我吞下一口唾沫让喉咙肌肉不至于那么紧,但发出来的声音听上去还是很沙哑:“……不是。”

    我刚说完,手中的表就被宋清辉抽走了,然后当着我的面宋清辉直接把这张纸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