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玄幻奇幻>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八章 用诱惑女装大佬,B他接受我的告白
    被欲望附身的人没有理智可言,他对着我撒娇,媚声说好,我就放开了他,抓着他的头发对准我的阴茎。

    “好好舔,”我用鸡巴打他的脸,打得啪啪作响,打得他眼睛都闭上一边,“等下我有多爽,我就让你有多爽。”男人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吃进了我的鸡巴。

    妈的,痛!

    我抓着他头发把阴茎拔出来,掐着他下巴恶狠狠道:“你他妈怎么咬人!”

    “我,我不是故意的,”男人委屈地看着我,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我没有经验,我只是想快点把它吃进去……”

    “骗谁呢!”我给了他一巴掌,打重了我又心疼,打轻了又怕他不长教训,就收着力打了一下,他被打了以后呜咽一声,讨好地握着我打他的那只手,舔了舔手心,抱着我的下半身,在我鸡巴上蹭了蹭:“我没骗你,让我再来一次吧,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咬到它!”说罢还亲了我鸡巴一下,刚才被牙齿狠狠碰到痛得变软的阴茎,此刻翘起龟头,在我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下立起一个吓人的弧度。

    真他妈是贱,我忍不住唾骂我自己,精神上带给我的欢愉轻而易举就能操控我的肉体,我这以后不就会被他狠狠拿捏?!

    意识到这件事很可能会发生,我气急败坏道:“还没骗我?没有经验,那之前酒吧里那么长的一根鸡巴你怎么吃进去的?你经验丰富的很吧!那么脏那么丑的一根鸡巴你都吃的津津有味,你得多爱吃鸡巴,吃多少鸡巴才能满足你?”

    “我没吃过鸡巴,那是我吃的第一根,”男人咬了咬嘴唇,“那根鸡巴又臭又恶心,如果不是他把我下巴卸下来,我肯定吃不下去。”

    “呵,编得还挺像的,”我掐着他下巴左右摆弄,“这下巴哪被卸了?被卸了刚才叫得那么大声的人是谁?我说你说谎也打个草稿吧,起码得符合事物发展逻辑。”

    “是真的!”男人跪坐起身抱住我的腰,这下脸贴在我腹肌上,说话的气体喷到我龟头,我差点连话都听不进去,男人还像不是故意的那样一直在叨叨,“我被他们拉到地上还没反应过来,一根鸡巴就捅进了我嘴巴里,它进不去,卡在我嗓子眼,很难受,我就挣扎想跑,但手使不上劲,那个男人就直接把我下巴卸了把鸡巴捅了进去,我当时都动不了了,我就感觉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在摆弄,后面被踢,下巴嗑到地才恢复过来的。”

    瘙痒感从我龟头蔓延,我没法判断他话的真假,理智告诉我,作为床伴来说他愿意跟我解释,这已经算合格了,可情感洁癖让我无法接受,我单手捏着他的脸上扬,一张满眼都是我的委屈求饶脸对我很是受用。高中大学里,别人不说和宋清辉亲密接触,说话热切点我都会吃醋,更别提看见宋清辉女朋友我直接就炸了,情绪激动到宋清辉都来拦我,到现在,面对一个在我面前被很多人哪里都玩过的男人,我竟打算压抑着我的占有欲,试着去接受他,接受他不堪的过去,想和他有个未来。

    “我不管你之前有过多少人,但从今以后,你只能和我做,在我们关系结束前,你只能被我碰,你也不许喜欢别人,”我知道这番话可能会被眼前这个男人取笑,但感情就和欲望一样来得迅猛,快到我还没意识到它就已经到来,也许是这个男人演技高超,又或者是我寂寞太久,急需一个情感的承载器,而他刚好赶上了。我曾固步自封为了宋清辉切断了与他人的联系,失去了宋清辉这个锚点以后,我像一片在漩涡里打转的轻舟,仿佛随时就要被水流吸进吞没,我向来擅长赌博,有输有赢,赢多输少,所以这次我还想赌一把,我就不信他也能像宋清辉一样让我满盘皆输,不过前提是,他也愿意和我赌,“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就继续,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就停下。”

    男人跪坐在我面前,有些迷茫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抬起手握住我的阴茎,指尖在我的冠沟中描绘:“如果我拒绝,你这里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