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玄幻奇幻>上岸(gl) > 14老婆
    虽然没去上班,柳岸也没那么乖巧地好生待在家里。即便她待得住,tiny也不可能受得了,严严实实遮住脖子上的痕迹,一人一狗出发去郊外公园。

    yAn光正好,地方远离城区占地大,只需要找到一片空地铺上野餐垫,柳岸哼着歌拿出准备好的饭盒和零食,把绳子取下后任tiny在草地撒欢,不一会儿就绕在几只身型b它大几倍的狗之间,还可以蹭别家的飞盘玩。她乐得自在,悠闲地盘腿坐在旁边晒太yAn。

    望着路边发呆,没有高楼大厦遮挡,来往车辆也少了许多,她正盘算着自己随便找的停车点会不会遭罚单,眼前闪过一辆白sE轿车。

    很眼熟,有点像周棉清那辆。

    随即又摇摇头否定这个想法,这附近虽然不繁华,但该开发的地皮也都开发得差不多,且商业价值不高,不用日理万机的周总C心。

    前一天收到前同事好心“提醒”,似乎在街上看见了郁山,柳岸丝毫不怀疑消息的真实X,毕竟她漂亮脸蛋上触目惊心的疤实在太过惹眼。当时火灾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两Si一伤还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唯独完好无损的人却被遗忘,如果柳岸不主动提及,除了警方大概没有其他人知道她也在场。

    是郁山瞒了下来,柳岸当然猜得到。那人像长有三头六臂,成重度烧伤还有心力去关心别人。

    她来是赴周棉清父母的约——进入高考倒计时阶段,周棉清依旧Ai往凤凰城跑,无非是为了柳岸。父母担心她nV儿的学业,专门找魅惑人心的狐狸JiNg讲讲道理。

    谈得并不愉快,柳岸还没走出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猛然被气流冲倒,过高的温度燃烧着空气都变得畸形,还有迅速弥漫四周的浓烟呛进肺里。然后她在火光里看到格外兴奋的几张脸,意识到他们正借着火势在烧毁某些东西。

    郁山是从爆炸的方向跑出来的,慌张地跪在柳岸身边检查情况,又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她公主抱起。踉跄往外走,安全通道被火堵Si,郁山找来箱子垫着要把柳岸从窗户送出去。

    「你会Si的。」柳岸不断咳嗽,几乎瞬间明白了郁山的意图,SiSi抓住她的衣服,「你是不是真要我恨你?」

    托举的手依旧没送,火光映S在郁山的漆黑瞳孔里,她笑笑,极尽温柔地回复:「柳岸,对不起。」

    虽然没去上班,柳岸也没那么乖巧地好生待在家里。即便她待得住,tiny也不可能受得了,严严实实遮住脖子上的痕迹,一人一狗出发去郊外公园。

    yAn光正好,地方远离城区占地大,只需要找到一片空地铺上野餐垫,柳岸哼着歌拿出准备好的饭盒和零食,把绳子取下后任tiny在草地撒欢,不一会儿就绕在几只身型b它大几倍的狗之间,还可以蹭别家的飞盘玩。她乐得自在,悠闲地盘腿坐在旁边晒太yAn。

    望着路边发呆,没有高楼大厦遮挡,来往车辆也少了许多,她正盘算着自己随便找的停车点会不会遭罚单,眼前闪过一辆白sE轿车。

    很眼熟,有点像周棉清那辆。

    随即又摇摇头否定这个想法,这附近虽然不繁华,但该开发的地皮也都开发得差不多,且商业价值不高,不用日理万机的周总C心。

    前一天收到前同事好心“提醒”,似乎在街上看见了郁山,柳岸丝毫不怀疑消息的真实X,毕竟她漂亮脸蛋上触目惊心的疤实在太过惹眼。当时火灾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两Si一伤还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唯独完好无损的人却被遗忘,如果柳岸不主动提及,除了警方大概没有其他人知道她也在场。

    是郁山瞒了下来,柳岸当然猜得到。那人像长有三头六臂,成重度烧伤还有心力去关心别人。

    她来是赴周棉清父母的约——进入高考倒计时阶段,周棉清依旧Ai往凤凰城跑,无非是为了柳岸。父母担心她nV儿的学业,专门找魅惑人心的狐狸JiNg讲讲道理。

    谈得并不愉快,柳岸还没走出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猛然被气流冲倒,过高的温度燃烧着空气都变得畸形,还有迅速弥漫四周的浓烟呛进肺里。然后她在火光里看到格外兴奋的几张脸,意识到他们正借着火势在烧毁某些东西。

    郁山是从爆炸的方向跑出来的,慌张地跪在柳岸身边检查情况,又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她公主抱起。踉跄往外走,安全通道被火堵Si,郁山找来箱子垫着要把柳岸从窗户送出去。

    「你会Si的。」柳岸不断咳嗽,几乎瞬间明白了郁山的意图,SiSi抓住她的衣服,「你是不是真要我恨你?」

    托举的手依旧没送,火光映S在郁山的漆黑瞳孔里,她笑笑,极尽温柔地回复:「柳岸,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