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玄幻奇幻>上岸(gl) > 9别装()
    重新回到前台开房,柳岸才真相信周棉清带她出来只是为了吃顿饭,至于为什么放着餐厅不去非得到酒店,是周小姐觉得自家产业b较g净且吃得惯。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羞愧,站在周棉清身后安静等待,双手cHa兜的模样b金主更像金主。

    “先开了三个月。”周棉清把房卡递给柳岸。

    听见期限,柳岸眨眨眼,心里漫出一GU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三个月,周棉清估计的、对她的兴趣,仅仅能持续三个月吗?表面依旧漫不经心,弯弯眼睛,手指捏着房卡在手心转圈:“谢谢老板。”

    柳岸的确是个十分称职的金丝雀,如果她想的话。在曲意逢迎这方面做得细致入微,刚一关门就贴上去,两手搭在周棉清肩上,明明是先做出动作的那方,主动权却完全交予靠在墙上的金主。

    周棉清环住柳岸的腰,边加深亲吻,边随着牵引往屋内挪。而柳岸甚至还贴心地帮她将外套脱下来,规整地放在床头柜上。

    两人朝床上倒去,身上的衣料都只剩最后一层。柳岸始终处于上位,双腿分开跪在周棉清身上,她cH0U出枕头垫在腰和背部,手绕到背后当着面解开x衣。

    两团柔软正对周棉清的眼睛,rT0u因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有些瑟缩,不是视频或中描写的粉nEnG颜sE,而像熟透樱桃的深红。胳膊弯曲撑在两侧,她沉默地盯着柳岸,感受她把自己的膝盖当作支撑,身T往后仰,挺起腰肢在小腹处上下磨蹭,皮肤隔着内K也沾上cHa0Sh。

    逐渐往下,用肥厚的xia0x与耻骨相抵,柳岸爬在周棉清身上,偏头靠着肩膀在她耳边轻喘。两瓣唇r0U被用力挤开,露出藏在其中的Y蒂,纯棉布料磨着脆弱的一点,柳岸眼尾红红的,似乎快要被q1NgyU淹没。

    “周棉清,动一动。”声音急切。

    她抓住周棉清的手就要往里面探,指尖依旧是冷的,触碰到发烫的软r0U,很快也融为同样的T温。g着脑袋hAnzHU耳垂上小巧的玫瑰金耳环,带有哭腔凄凄哀求:“好想要啊……周棉清,给我好不好……”

    已经浸Sh的手还是没有动作,停在x口不打算进一步。周棉清不带情绪地承受伏在自己身上求欢的人,像隔着铁笼看一只处于发情期的猫,不打算施以援助。

    重新回到前台开房,柳岸才真相信周棉清带她出来只是为了吃顿饭,至于为什么放着餐厅不去非得到酒店,是周小姐觉得自家产业b较g净且吃得惯。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羞愧,站在周棉清身后安静等待,双手cHa兜的模样b金主更像金主。

    “先开了三个月。”周棉清把房卡递给柳岸。

    听见期限,柳岸眨眨眼,心里漫出一GU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三个月,周棉清估计的、对她的兴趣,仅仅能持续三个月吗?表面依旧漫不经心,弯弯眼睛,手指捏着房卡在手心转圈:“谢谢老板。”

    柳岸的确是个十分称职的金丝雀,如果她想的话。在曲意逢迎这方面做得细致入微,刚一关门就贴上去,两手搭在周棉清肩上,明明是先做出动作的那方,主动权却完全交予靠在墙上的金主。

    周棉清环住柳岸的腰,边加深亲吻,边随着牵引往屋内挪。而柳岸甚至还贴心地帮她将外套脱下来,规整地放在床头柜上。

    两人朝床上倒去,身上的衣料都只剩最后一层。柳岸始终处于上位,双腿分开跪在周棉清身上,她cH0U出枕头垫在腰和背部,手绕到背后当着面解开x衣。

    两团柔软正对周棉清的眼睛,rT0u因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有些瑟缩,不是视频或中描写的粉nEnG颜sE,而像熟透樱桃的深红。胳膊弯曲撑在两侧,她沉默地盯着柳岸,感受她把自己的膝盖当作支撑,身T往后仰,挺起腰肢在小腹处上下磨蹭,皮肤隔着内K也沾上cHa0Sh。

    逐渐往下,用肥厚的xia0x与耻骨相抵,柳岸爬在周棉清身上,偏头靠着肩膀在她耳边轻喘。两瓣唇r0U被用力挤开,露出藏在其中的Y蒂,纯棉布料磨着脆弱的一点,柳岸眼尾红红的,似乎快要被q1NgyU淹没。

    “周棉清,动一动。”声音急切。

    她抓住周棉清的手就要往里面探,指尖依旧是冷的,触碰到发烫的软r0U,很快也融为同样的T温。g着脑袋hAnzHU耳垂上小巧的玫瑰金耳环,带有哭腔凄凄哀求:“好想要啊……周棉清,给我好不好……”

    已经浸Sh的手还是没有动作,停在x口不打算进一步。周棉清不带情绪地承受伏在自己身上求欢的人,像隔着铁笼看一只处于发情期的猫,不打算施以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