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玄幻奇幻>上岸(gl) > 10惩罚
    听从是唯一选择。

    柳岸捧起SHangRu,挤出一条深深的G0u壑喂到周棉清嘴边。捧着x的手臂有些抖,她已经被C得没什么力气,但那GU停在最高处不上不下的yu气始终徘徊在T内没有得到发泄。

    “啧……”

    发出吮x1的声音,舌头缠绕,挑逗着变得挺立的rUjiaNg,脸埋进柔软的x脯间,周棉清不断在白皙的皮肤留下自己的印迹。

    “会妨碍你工作吗?”唇瓣触到锁骨以上,她咬住一小块r0U摩挲。

    x口被又咬又x1,早就再明显不过,没人去凤凰城点小姐想看人穿扣子系到脖颈的衬衫。还不如问会不会妨碍生活,那她至少可以回答是的,在二十来度的天气穿高领是会妨碍生活。

    可能还有点儿影响正常行动。柳岸浑身乏力,如果不是身后有周棉清的腿依作支撑,早栽下去。

    其实这么多次周棉清的手就只在最初柳岸抓着一同带进来,之后她专注拨弄外面的Y蒂,没得到满足的xia0x依旧有源源不断的稠Ye。明明记得也没喝几口水,在上的T位让她TYe全都流在周棉清没来得及脱的衣衫上。

    “我的工作是服务好你,周小姐。”牵起周棉清的手覆上一边rUfanG,另一边托着凑过去堵她的嘴。

    靠自己两条腿跪着支撑,柳岸的身子摇摇晃晃,又因敏感处被人拿捏而颤栗,她不敢低头,不敢去看周棉清那张世界末日都淡然的脸埋在自己x前吃得起劲。有时候x1得太用力,柳岸吃痛,就顺着去掐周棉清的手背,美甲抠进皮r0U,形成月牙般的小坑,然后周棉清就会收敛点。

    她本来想骂周棉清是不是小时候没吃过N,怎么还有这种癖好,话才刚在大脑生成就被阻断。想起对方J飞狗跳的原生家庭,还真可能没吃过。

    听从是唯一选择。

    柳岸捧起SHangRu,挤出一条深深的G0u壑喂到周棉清嘴边。捧着x的手臂有些抖,她已经被C得没什么力气,但那GU停在最高处不上不下的yu气始终徘徊在T内没有得到发泄。

    “啧……”

    发出吮x1的声音,舌头缠绕,挑逗着变得挺立的rUjiaNg,脸埋进柔软的x脯间,周棉清不断在白皙的皮肤留下自己的印迹。

    “会妨碍你工作吗?”唇瓣触到锁骨以上,她咬住一小块r0U摩挲。

    x口被又咬又x1,早就再明显不过,没人去凤凰城点小姐想看人穿扣子系到脖颈的衬衫。还不如问会不会妨碍生活,那她至少可以回答是的,在二十来度的天气穿高领是会妨碍生活。

    可能还有点儿影响正常行动。柳岸浑身乏力,如果不是身后有周棉清的腿依作支撑,早栽下去。

    其实这么多次周棉清的手就只在最初柳岸抓着一同带进来,之后她专注拨弄外面的Y蒂,没得到满足的xia0x依旧有源源不断的稠Ye。明明记得也没喝几口水,在上的T位让她TYe全都流在周棉清没来得及脱的衣衫上。

    “我的工作是服务好你,周小姐。”牵起周棉清的手覆上一边rUfanG,另一边托着凑过去堵她的嘴。

    靠自己两条腿跪着支撑,柳岸的身子摇摇晃晃,又因敏感处被人拿捏而颤栗,她不敢低头,不敢去看周棉清那张世界末日都淡然的脸埋在自己x前吃得起劲。有时候x1得太用力,柳岸吃痛,就顺着去掐周棉清的手背,美甲抠进皮r0U,形成月牙般的小坑,然后周棉清就会收敛点。

    她本来想骂周棉清是不是小时候没吃过N,怎么还有这种癖好,话才刚在大脑生成就被阻断。想起对方J飞狗跳的原生家庭,还真可能没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