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穿越历史>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19樊笼困囿鬼面空痕(口枷珠串|束缚羞辱|异物击X)
    整个九重天都未曾料到,威严崇武的试剑大会竟然以一场荒诞的闹剧草草收尾,但更令他们意外的是,那个当众发情的炉鼎,不日便被明渊门送入了蟾宫。

    此刻,蟾宫的主人,众人眼中神秘莫测的公子樨,正于寝殿内聆听着下属的禀奏。

    前来通禀的弟子拱手低眉,目不斜视,对着上位恭敬道:“禀宫主,明渊门传讯同您商量共享炉鼎一事。奉剑峰承诺,若您同意此事,他们愿以疏桐剑相赠,且将百颗化元丹和归粼丸一并献上。只是不知,宫主您意下如何?”

    多么诱人的条件啊,简直令人咋舌惊叹。

    鬼面金瞳的红衣人勾了勾唇,语气飘幽:“他们倒是舍得。”言毕,颇有兴致地把玩起手中的金线荷包,以往随身的空痕扇却不见了踪影。

    荷包上的金桂盛放着,修真界的岁月未能将其侵蚀,因着持有者的珍惜,多年后,它依旧崭新如初,捏在手心,仿若还能感受到那人残留的温度。

    赫连丹若摩挲着荷包,金瞳闪烁,沉吟不语,好似陷入了某段不为人知的回忆。

    一臣尚不事二主,明渊门明摆着将那人当做待价而沽的商品。饶是淡漠如他,也不得不在心底感慨明渊门的无情。只要方霁真身上还残余一丝利用价值,他们也要将之压榨取尽。

    公子樨的眼神暗了暗,对方知晓这个残忍的消息后,心中将做何感想,是否会因此露出美妙而绝望的神情?

    他隐隐期待着。

    禀告的弟子默默立于堂下,恭候着自家宫主的答复,一副尊奉的姿态。

    整个九重天都未曾料到,威严崇武的试剑大会竟然以一场荒诞的闹剧草草收尾,但更令他们意外的是,那个当众发情的炉鼎,不日便被明渊门送入了蟾宫。

    此刻,蟾宫的主人,众人眼中神秘莫测的公子樨,正于寝殿内聆听着下属的禀奏。

    前来通禀的弟子拱手低眉,目不斜视,对着上位恭敬道:“禀宫主,明渊门传讯同您商量共享炉鼎一事。奉剑峰承诺,若您同意此事,他们愿以疏桐剑相赠,且将百颗化元丹和归粼丸一并献上。只是不知,宫主您意下如何?”

    多么诱人的条件啊,简直令人咋舌惊叹。

    鬼面金瞳的红衣人勾了勾唇,语气飘幽:“他们倒是舍得。”言毕,颇有兴致地把玩起手中的金线荷包,以往随身的空痕扇却不见了踪影。

    荷包上的金桂盛放着,修真界的岁月未能将其侵蚀,因着持有者的珍惜,多年后,它依旧崭新如初,捏在手心,仿若还能感受到那人残留的温度。

    赫连丹若摩挲着荷包,金瞳闪烁,沉吟不语,好似陷入了某段不为人知的回忆。

    一臣尚不事二主,明渊门明摆着将那人当做待价而沽的商品。饶是淡漠如他,也不得不在心底感慨明渊门的无情。只要方霁真身上还残余一丝利用价值,他们也要将之压榨取尽。

    公子樨的眼神暗了暗,对方知晓这个残忍的消息后,心中将做何感想,是否会因此露出美妙而绝望的神情?

    他隐隐期待着。

    禀告的弟子默默立于堂下,恭候着自家宫主的答复,一副尊奉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