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墨阁>穿越历史>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2 竹屋养伤同床共枕(甜蜜喂药后一起睡觉)
    青泽山山腰,柴门微掩,疏竹满院。

    祁思砚是被一阵浓郁厚重的药味唤醒的。

    睁开双眼,并不是熟悉的轻纱幔帐,也闻不到以往奉剑峰安神助眠的冷犀香。

    湿透的衣物已被换去,平日里穿惯了昂贵绸缎,如今粗布麻衣贴身,肌肤因为粗糙的布料而略感不适。

    看来他已经被那山中少年带回了家。

    祁思砚转头打量屋内的陈设,仅有竹制家具几件,甚是简陋。但整座屋子洁净得体,足以看出主人悉心之爱护。

    空气中弥漫着苦涩呛鼻的药味,而药味的源头,正是榻旁木桌上一碗热气萦绕的中药。

    白日救了祁思砚的山中少年此时正疲惫地趴伏在木桌上。

    烛火摇曳,暖光之下,方霁真面上一派欲睡朦胧之色,叫人不忍打扰。

    祁思砚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并无大碍,便撑着手臂坐起身来,动作间有一物从额头滑落。

    祁思砚拾起那物,才发现是一块被冷水打湿的白色粗布巾。

    青泽山山腰,柴门微掩,疏竹满院。

    祁思砚是被一阵浓郁厚重的药味唤醒的。

    睁开双眼,并不是熟悉的轻纱幔帐,也闻不到以往奉剑峰安神助眠的冷犀香。

    湿透的衣物已被换去,平日里穿惯了昂贵绸缎,如今粗布麻衣贴身,肌肤因为粗糙的布料而略感不适。

    看来他已经被那山中少年带回了家。

    祁思砚转头打量屋内的陈设,仅有竹制家具几件,甚是简陋。但整座屋子洁净得体,足以看出主人悉心之爱护。

    空气中弥漫着苦涩呛鼻的药味,而药味的源头,正是榻旁木桌上一碗热气萦绕的中药。

    白日救了祁思砚的山中少年此时正疲惫地趴伏在木桌上。

    烛火摇曳,暖光之下,方霁真面上一派欲睡朦胧之色,叫人不忍打扰。

    祁思砚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并无大碍,便撑着手臂坐起身来,动作间有一物从额头滑落。

    祁思砚拾起那物,才发现是一块被冷水打湿的白色粗布巾。